文明人物
入党70年 传承红色基因
来源:来宾网-来宾日报    发表时间:2019-11-07

入党70年 传承红色基因

从童子军到抗战老兵,臧良兴不忘来路,不改初心

“我自愿加入中国共产党,拥护党纲党章,执行党的决议,遵守党的纪律……为全人类彻底解放奋斗终身。”1949年8月,地下游击队员臧良兴与堂兄臧冬和等5人填好表格,在中共武宣县工委书记韦敬礼、委员覃秉寿等人的见证下宣誓入党。随后,他们扛起枪,准备迎接解放大军,解放武宣城。

在校加入童子军

1931年,臧良兴出生在武宣县通挽镇大团村。1944年,日军再次发动对广西的攻势,13岁的臧良兴在通挽中心校加入童子军。臧良兴回忆,每个童子军都有一顶竹篾编制的雨帽,上面用桐油写着“通挽中心校童子军”几个字,童子军在学校里学习站、卧、匍匐等打枪姿势。臧良兴一边回忆,一边演示打枪的姿势。

臧良兴的军礼依然标准。

当时的校长是何秀廷,韦敬礼负责教授军事。“日本人来了要怎么抗日?”臧良兴依稀记得,闲暇时,韦敬礼会给大家讲抗战故事。

“国家有难,有钱出钱、有力出力,一起保家卫国。”臧良兴回忆,童子军周末会上街或进村开展救亡宣传。在此期间,贵县(今贵港市)、来宾、武宣三县交界地的村庄陆续组成不少抗日村防组织(抗日自卫队)。

“日军一定会到武宣来,我们要做好抗日准备工作。如果条件允许,可联合国民党共同抗日,但部队一定要掌握在共产党手里。”臧良兴说,后来,抗日战争进入白热化,中共广西省工委副书记黄彰到武宣县部署抗日工作,建立了以武宣通挽、桐岭和贵县东龙为中心的武装抗日核心区,抗日部队由贵武来边区特支组织领导。

1944年11月,日军从桂平进入武宣,经过桐岭时被阻击。臧良兴随童子军躲在山上,目睹战士的英勇抗战和日军的节节败退。

从游击队员到共产党员

1945年6月,日军败走广西,堂兄臧冬和从贵县龙山带回一本《共产党宣言》送给臧良兴。由于当时处于国民党统治下,臧良兴每次都要躲起来偷偷翻阅。

1947年,共产党发动群众,在武宣县南河发起中秋起义。参加起义的臧良兴回忆说,当时南河的国民党没有做过多抵抗,他们直接解放了武宣南河的通挽、桐岭、禄新等乡。原国民党武宣县长宋厚仁(音)竟从武宣县城跑到二塘樟村躲起来。

后来,因国民党军队反扑,中秋起义失败,革命队伍转入地下工作。

“只有共产党才能为人民翻身得解放”“工人受压迫,只有团结才能生存”……后来,臧良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121纵队,后被安排到政治部做宣传工作,向群众宣传解放军和共产党,还组织武工队员学习文化。

“打过长江去,解放全中国。”1949年,解放大军浩浩荡荡南下。同期,达开纵队改名为桂中区人民解放总队(1949年10月后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桂中支队)。1949年8月,地下游击队员臧良兴与堂兄臧冬和等5人在中共武宣县工委书记韦敬礼、委员覃秉寿等人的见证下宣誓入党。臧良兴说,当时国民党大肆残害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,为安全起见,宣誓入党后,党组织就把他们的入党材料烧毁了。

解放武宣支援海南

1949年11月初,粤桂边区纵队第八支队与桂中区人民解放总队在武宣县桐岭会师,武宣县南河各乡解放。11月22日,桂林市解放,为迎接解放大军,决定留下新24团准备解放武宣。

“原来打算和平解放武宣,没想到我们派去的人员与国民党武宣县长谈判失败。”臧良兴回忆,部队来到南河岸边,准备渡过黔江解放武宣县城。但天还没亮,就有一支便衣队摸上南河岸。他们误以为是国民党兵,便与其开打。“后来这支便衣队抓走我们的人,我们才知道是‘自己人打自己人’。”原来,这支便衣队是解放大军先遣部队,在头一晚已经把武宣悄悄解放。第二天,臧良兴随部队进入武宣县城。

武宣解放后,为支援解放大军解放海南岛,臧良兴所在的部队筹粮筹柴火,维护解放军沿路安全。

1952年下半年,臧良兴所在部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广西军区武宣县大队,臧良兴随后转入武宣县委机关工作。

改革开放初期,武宣县百业待兴。1983年,臧良兴受命任武宣县委书记,重新组建新的党委班子,1984年转任武宣县委顾问。直至1992年,臧良兴离休。

离休后,臧良兴一直致力于整理武宣红色革命斗争历史,先后与其他老干部合作撰写《难忘的光辉历史》《武宣中秋起义》等文章。他带头撰写的武宣革命历史《武宣中秋起义》,在广西《老年知音》编辑部举办的“与党同呼吸、共命运、心连心”征文活动中获一等奖。臧良兴常说:“我写这些回忆文章,就是要告慰那些牺牲的战友,让后人永远记住他们,永远发扬革命精神。” 吴清文 杨宇婷

 

责任编辑:卢彬彬

 

 

关键词:

 

| 下一篇


  • 主办单位:中共来宾市委宣传部、来宾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
    技术支持:广西日报传媒集团·广西邕宾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